通體不舒暢的暢快



會讓人好奇的當然是橫掃各大影展最佳外語片或最佳影片,到底是怎樣的魅力會讓所有看過的人幾乎無一惡評呢?絕對值得讓人一探究竟。

在123分鐘裡,以一對伊朗夫妻在法庭中離婚協議中開始,伊朗穆斯林在外人印象中該是非常保守,但為了某些無法妥協的議題還是會讓人得上法院。




日常生活起頭,沒有任何配樂正如每個人的日常生活,再怎樣不願公式化,還是會落的一個公式化的日常生活。而讓人覺得無力的是無法割捨的一些人事物,總是被外在的羈絆左右了人生的每個抉擇,抉擇就發生在看似不起眼的日常生活中。

你知道,這就是人生。
多數人都是像這樣過日子的吧?

想給獨生女良好教育環境的美語教師媽媽Simin,與放不下阿茲海默症老父的高級職員爸爸Nader,最先打到我的是那句,"你爸都不認得你了!" "我爸不認得我是他兒子,但我還認得他是我老爸啊!"




俗話說:「久病床前無孝子」,在Simin離開後,Nader為了要照顧老爸的日常生活而請Razieh來家中幫傭,但幫傭才來第一天就遇到天大的難題,幫非親屬的異性更換衣物是否有罪?在我們看來多麼不可思議的小事對Razieh來說是極大的困擾。畢竟,穆斯林的教義中女性不能與非親屬的男性共處一室,更別遑論更換尿濕了的褲子。

一天,Nader提早回家去看見自己的父親跌下床去,Razieh卻不見蹤影,花錢請人請到老爸掉到床下且維生器材線都沒接在應該在的位置上,急忙把老爸扶起後,幸好只是受了驚,左等右等Razieh終於帶著孩子回來,說不出為什麼拋下老人出門去,同時間發現房子櫃子裡的錢不見了。盛怒之下,Nader直覺認為是Razieh拿了錢並且害老爸跌下床,與Razieh拉拉扯扯間將她推了出門。


這,只是事件的開端。





Razieh擅離職守離開須人隨側看護的老人,差點使老人失去生命,她有罪嗎?Razieh又因為Nader這一推摔下了樓梯,因此失去了腹中小孩的心跳,Nader有罪嗎?....後面的情節簡直讓人無法動彈,到底誰是有錯的?誰是有罪的?如果是自己身置其中,又會做出怎樣的決定,能夠做出更好的決定嗎?觀影者也不敢直接肯定吧。

醫院,雖然是一貫白色的建築,卻是木製的窗櫺及磨石子地,來來去去的人群臉上是焦急的神情,桌上擺的卻是液晶螢幕。法院,狹小的室內,緊挨著牆壁的塑膠製一體成型椅,等待的人們以及等待法官招喚的人,濕黏的氣氛、悶熱的是人心,對著古蘭經許下不作偽證的誓言。






這部電影的角色真的都演的很好,爺爺跌下床時我真的被嚇到,看起來非常真實,真實到讓我感覺自己正在窺探他人的生活,恨不得能夠幫的上忙,可惜沒有辦法,不管誰的人生都無法被插手。

若是要一個個分析主要角色都能大書特書,所以不談,那麼來談談家庭吧!並非針對伊朗家庭,但是應該可以套用在泛亞洲的家庭,因為亞洲家庭倫理概念比較重,所以才會發展出這樣一個劇情。孝親與教養環境中無法取得平衡,只好捨棄其一,權衡過後的抉擇也是經過設計的,為了小孩,媽媽或許能回頭;而媽媽也認為為了自己與小孩,或許先生可以妥協。原本已經夠複雜的選擇題在還沒有答案前又因為家政婦的加入更為難以釐清。




影響孩子最深的家庭教育,原本該是使人稱羨的家庭,建立起Termeh的價值觀,誠實重要性是其中一環。沒想到這價值觀卻在自己眼前崩解,導演(身兼編劇)最狠心的是讓Termeh自己決定該將價值倒向天平的哪一側,終究還是為了自己,說了謊的Termeh不發一語只能默默流淚,原來自己也可以這樣昧著良心簡單地說出謊話,而且是事關人命的證詞。

還有宗教,一向清楚的教條卻與該做的事情違背,讓Razieh不僅因為對家人說謊不安,更害怕自己違背真主。一個嚴肅到可以引起戰爭的議題,導演就這樣不動聲色放入劇情,讓人感到它不能忽視的存在。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性格及情緒,不同的人格養成過程造就不同的人生,外在的壓力與內在的價值讓人遇到狀況時會有不同的應對,那是屬於自己的人生,絕對無法省略的過程,不能說是優點造就成功或是失敗歸咎於缺點,但的確影響甚鉅。制式化的法條與深刻在心中的古蘭經更時時在人生道路上設置警告的標示牌,一不小心就可能得付出足以讓人破產的保釋金或是一生教義的懲罰,人生已經不再有什麼賭注讓自己失去。




真的沒有什麼誰對誰錯,到底誰有罪?不論法官最後怎麼判定,他們的心中都有了答案。結局的那幕是導演另一個狠心,哭不停的Termeh說自己真的決定要跟誰了,卻留下Nader、Simin及我們在長廊上焦急。








分居風暴官方網頁@海鵬
伊斯蘭教@wikipedia

到電影圈看更多相關電影評論
, ,
創作者介紹

夢想與現實的衝突

bluris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