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 Tue Jan 10 03:00:03 2006

以前 我是喜歡喝綠茶的
最近喝起熱奶茶來



那是一個結核性腦膜炎的病人 嘉義來的
con's change 而太太日以繼夜的病榻前照顧

阿良的太太是這樣跟我說的
"上個星期還會跑會跳 這星期就連話都不會說了
整天都在發燒 而且血壓還那麼高
燒到頭腦都壞掉 一直高血壓是會中風的...."
一邊說 一邊幫先生翻身跟按摩

"我不是怪你們啦(指護士) 只是我知道他們都是派實習醫生來
我們阿良都是給人當實驗品而已 那個張主任都沒在來的
還跟我說阿良的病況(指腦部的變化)沒辦法預測 我們家阿良就越來越不清醒
如果是你 你能接受嗎? 看到一個好好的人變成這樣...."


當時剛上線的我 不知道該如果解釋教學醫院的常態
但是 再怎麼解釋也不能抹煞意識改變的事實
只能聆聽 跟同理 每天做治療的同時不斷地給阿良刺激

看到阿良會喊痛既是開心 又是難過
替意識進步而開心 又會捨不得病人痛

在那個小小的我心中 有著矛盾
矛 重症的病人不該讓實習醫生照顧
盾 實習醫生不該承受如此大的壓力

但我所面對的現實世界卻讓矛盾相衝突了...
所能做的只是請主治醫師再跟家屬解釋一次

一個讓人能夠甘心的答案


off回來 病人已經轉走了
其實不太敢問 怕聽到不想聽的話

下一次看到阿良 仍然是在醫院
阿良的太太說 其實前三天才出院 但是因為又開始發燒
怕又會怎麼樣...所以還是趕快來了

現在的他 是清醒的 他說他認得我 只是不記得名字了
所以他偷偷記下我的名字 然後大聲的回答我


我喝的奶茶就是阿良的太太偷偷塞給我的
她說 只有我跟佳婷有 他們家在包的 要我一定要收

熱奶茶就這樣陪伴著我的小夜生活



創作者介紹

夢想與現實的衝突

bluris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