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6A 澄美 小中風 OA 聾啞

有一個挺兇的看護 覺得他進度退步或是嗆到都會罵她

替澄美抱不平 要小中風也不是他自願的啊



小夜的每晚九點多 是測血糖的時間

也是澄美早已入睡時間 每每要將他輕輕搖醒

但F/S這樣一個簡單的動作我卻不知道要怎麼解釋給她懂



要是我會手語就好...





766B 呂阿公 要ICP的病人

剛開始的幾天我以為阿公意識不太清楚

ICP 就是不斷單導 10pm on foley/6am remove foley

他身邊的阿罵 瘦瘦的但身體好似很硬朗

請他幫忙的每件事都會很確實做到 但有一個挺混的看護



下大夜的最後一天我去復健部 看到阿公很認真的轉腰

其實 那時候我快要哭了...大家都為了自己的未來努力著!





767A 許阿伯 堅持要自己吃飯

普輪上有一個小桌子 坐在病房的洗手台上努力著



抽煙 望著遠方





773B 有很愛他的家屬+很漂亮的大陸太太

是整個護理站傳言很難搞的一床 但 那是事實



我知道他們很愛他 很希望他快點好起來





775A 孫阿公 以前是董事長 為了復健入院

每天八點多就很努力拿walker練走 積極 臉紅紅的阿公



換段之後他出院了 後來送的蘭花好漂亮



776B 淑美

缺了skull 我看到卻不害怕 有很厲害的看護教著外傭



776A 很有巧思的太太為了自己的先生很努力

下大夜前他也出院了



777A 會打人被約束的阿罵

家屬令人無奈 棒球手套的拍打聲令人無法入睡














-----
創作者介紹

夢想與現實的衝突

bluris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