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2A skull infection

顱骨現在已經放回去了 但是光光的頭上還是有一條非常明顯的縫線

氣切已經wearning 步態也不錯 常聽著我說話呵呵地笑

看過他的女兒跟兒子 年紀都不太大 跟我差不多吧



有天大夜班快交班的時候 聽到他的故事 沒人要照顧她

他先生說"照顧伊二十三冬了 還不夠嗎?是還要繼續下去嗎?"



那天早晨六點多 看著她噙著淚水 由看護扶持著 在走廊上練走



763A 很愛跟我聊天的郭先生 Spinal stenosis

關係是在我幫他裝水建立起來的吧

郭先生總是讓學姊們煩惱 因為請假時間已到卻未返室

而他是一個住院醫師的舅舅 事實上郭先生當司機也是掩人耳目的兼差

狠角色郭先生對我蠻好的 常常說他可以幫我推車子 (笑)



763B 程先生 Spinal injury

本校的職員 他常常跟人介紹我 驕傲地說

"這是我們學校大四的學生 明年就要畢業了"

夫妻會小吵 但感情卻非常好 跟我一樣很直腸子的一個人

他的兒子還笑我... 那個 請不要問我明天上什麼班 我心裡會毛



住了四個多月 在我暑習結束前出院了 很替他高興:)





765B 冷冷的人 不哭也不笑 面無表情 冰塊一樣

總是看到他的太太跟父母像個陀螺一樣轉來轉去



學姊說 或許我們看到的只是片段的互動
















-----
創作者介紹

夢想與現實的衝突

bluris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