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偷偷把那些再也不會回醫院的病人們稱作"畢業"



AB菌的劉爺爺 VRE的周阿公

身上滿是紗布的施阿公

會踢人的尹爺爺





劉爺爺也是在我到職第二個月照顧的

有兩個看護 都很厲害

我跟過兩次還是三次他的fvp 也因為他被某R3罵的非常慘



周阿公跟劉爺爺很像

都是接觸隔離 也都ESRD

都要 磅體重><

家裡都是高知識份子 解除隔離都還要住單人房

只是周阿公的兒子們堅持不請看護



我就是想不透





施阿公在我認識他的時候就少了一隻腳

瘦瘦乾乾黑黑的 讓我自豪的是曾經ON上lock 嘿嘿

只是也沒好拿出來說嘴的 也ESRD

最印象深刻的是 無意間翻到施阿公的身份證影本

紙上的他 臉圓圓的 笑的很燦爛

怎麼樣也跟後來的他連不在一起 極瘦 截的那隻腳傷口怎樣也好不了

身體蜷曲在一起 抽痰前的SpO2只有7x



再入院抽完痰的SpO2也只有80多

後來惠如幫他辦的AAD



尹爺爺有個不斷道歉的老伴

因為尹爺爺的脾氣不好 踢過好幾個幫他打針的人

第二次看到他時 告了病危 簽了不急救

那次

某位intern說 其實他是很想活下去的

你看到他說"救我救我"的樣子嗎?

我說 你怎麼知道他是想活下去?

怎麼不說他是很難過 不先幫他獲得生理上的舒適呢?

在洗腎時情況變差 差點要電了

後來他的女兒談起這件是好生氣 因為他的DNR

或許前兩個阿公會再入院

但是後面兩個阿公是確確實實畢業了



畢業 總是讓人帶著一股傷感




















-----
創作者介紹

夢想與現實的衝突

bluris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