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不是一般的劇情片,半紀錄片的手法讓人覺得自己身在現場,一切都是如此地平靜。


運用許多長鏡頭以及尾隨的片中角色不斷地行走,穿梭在這所高中,在81分鐘內做個高中生,每個人很平靜地說話做事,但是高中生有很多成年人無法理解的煩惱,看著這部冷調的敘事手法,使我不斷回想自己的高中時期。

我也曾是這樣的高中生,根本不知道生活有啥意義,每天早上坐很早的公車為了不要遲到,在數學課堂卻念著物理,看別人的裙子很短染著亮橘的髮色,聽別人討論池袋西口公園,學不會打麻將,在心裡偷偷在意原本的好朋友卻跟他人在自己面前講悄悄話。

現在看到活力無窮的高中生還是會很羨慕青春,即使是漫無目的的青春也很讓我羨慕,過了很久之後才會感嘆原來自己好像浪費了人生中最值得揮霍的時光。



校園霸凌在我那時代當然是有的,我曾經看過男同學拿課桌椅往女同學頭上砸過去,還有許多言語霸凌,就連我自己都曾經遭受過,諷刺的是當初的霸凌者長大後還想要當執法人員。

這是一部Gus Van Sant自編自導的電影,但是很容易讓觀影者有真實的錯覺,雖然的確是依照1999年美國校園槍擊案為基礎所編寫,雖然沒有主動評論的部份,但是我覺得編劇本身其實就會給人先入為主的概念,劇本本身就是一種編劇的評論。很難有真正中立論點的劇本,絕對的中立。

就像日常生活般,談論的都是些那個年紀會覺得很重要的事情,在平常也不過的一天,雲朵同往常靜靜在天空中移動。John有著問題老爸、Elias為小情侶拍照、少女三人組進食談論著誰與誰更要好的問題、男孩與女孩討論著是否該去為比賽應援、自卑的女孩不願換上短褲等等等,每個青少年都可能為了這些事情煩惱。


有一位男孩,當他與鋼琴獨處時,會從他的指間流洩出美妙的音符,琴上有著大大小小的獎狀,看著扭曲思想的納粹電視節目,與他的兄弟一起玩著暴力的電動遊戲,隨手上網訂了槍,試打了幾發之後,午睡過後隨意計畫了一下,就像把遊戲搬到現實中,穿著迷彩衣咨意射擊。

沒人在他受霸凌的時候伸出援手,連老師也把他們發出的求救訊息視而不見。在手握槍械時,Alex在讓校長逃走時,嘴角上揚地在校長背後補了好幾槍。Eric在餐廳的冰庫中找到了小情侶,小情侶一邊求饒,Eric卻唱著傳統的小調,白雲依舊只是天空多了幾抹晚霞。



不是每個人都對其他人漠不關心,但是青少年有好多好多問題要面對,老師也不一定會竭盡全力去保護每個孩子,因為他們有時就不願意去了解孩子真正的心態,被霸凌的孩子的父母好似從未察覺他們面對的困境,孩子甚至不知道什麼是愛,他們在浴室裡輕嚐吻的滋味。

我喜歡Elias,他藉由拍照感受他們的生活,甚至可以在日常生活中付出自己的關心,即使那只是一句問候。他忠於自己的興趣,在沖洗照片的過程中,安定。反覆利用手腕的力氣轉動,看著自己拍下的照片,期待能夠完成一本紀念冊。

很多孩子獨自用自己的方式面對並解決問題,或許那並非最佳解答,但時間會給他們建議。最後他們會發現自己的成長,因為生命終將自己找到出路。





《大象》(Elephant)(2003)影話@亂嗡電影廿八區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夢想與現實的衝突

bluris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